| UAPP
© 初焉|Powered by LOFTER

努力挤牙膏记录


病假结束之后点文写了大概三千字吧,又卡住了。

我..意识到感情系统出了什么问题。

我的情感现在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,最近揉吧揉吧成了个像素球,支离破碎不成型,我没办法述说,没办法理解,没办法做出反应,

预建功能坏了,场景消失。虚无添加改写了它里面的秩序代码,一团乱,泄露,失控,我不能明白他们之间会是什么样子。崩溃过的人是不会崩溃第二次的。

很抱歉写出来的东西里面恐怕没有感情了。

形在,只是“神”散了。

  2018-10-01 4 1

掉粉惹.........

我会好好写文的,不要取关我鸭(哭哭)

  2018-08-28 5

失败作少女

*生贺

 

*fafa一日历险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阿花、阿花,快醒醒!”

 

仿佛听见遥远钟声,精密仪器戛然转动起齿轮。一抹月光裹挟了奶浆草的香味,钻进她的鼻腔中,花朵在她的梦里,她梦见了花开。

 

模糊中谁在呼唤,她想要听见,却徒然发觉声道一片空白,只余眼前唇齿开开合合。梦里的花瓣被撕裂了,那个捧上七层兰的人,他说:

 

“——■■■■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你说你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这儿来的?”

 

尾音莫名轻佻的询问,发自于左边那个笑容满面,活泼过分的男孩儿,自称解谜鬼才的怪人,名叫津岛 奏太。她没理会奏太的问话,仅仅把目光转向了而站在右侧的男生。他看起来更加沉稳,自我介绍也只说了名字——九十九 天音。这人略一思索,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后,为接下来行动的基调一锤定音。

 

“像你这么小的孩子,不管怎么样,我们会带你一起出去的。”

 

判断正确,阿花松了口气,虽然奏太的话更多行动力也更高,但果然天音是对事情做主的人呢。她理了一理散乱的头发卷儿,稍稍做出决心。

 

“八王 花。..我的名字。”

 

“那么就叫你花酱好了!”奏太改口的速度很快,他的脸上再次浮现了纯净明真的笑容,完全体会不出刚才对于带上她的反对。阿花忍不住多看了一眼——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纯粹的笑容,灿烂,乐观而阳光。

 

 

 

 

不知名的洋馆里尽是腐旧的气息,木质的地板被虫蚁啃过,一踩上去便发出吱吱哑哑的声音。破解谜题后,他们穿过好几个房间了,空气中的浮尘飘散着,领头的天音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说好殿后的奏太立刻探过头来,毫不掩饰地表示他的关心。

 

“没事吗?”

 

个头娇小的花酱夹在中间,她沉默着扶正了被奏太挤歪的高礼帽,心中只想早点远离突然变给的气氛。

 

“没事了。”

 

天音掩住口鼻,掸去了机关上厚重的蜘蛛网,他停下脚步,凝视着地板上的暗门。

 

“出口就在这里..?”

 

“之前解谜的结果是这样..吧,”模仿着九十九犹疑的语气,奏太笑嘻嘻地,“没什么损失,推吧。”

 

“奏太。”天音放轻了呼吸。

 

“嗯?”

 

“如果这里有什么陷阱而我掉进去了的话,”他一本正经地说。“你要记住,我就是你解谜鬼才的题下亡魂。”

 

说完,他一把将暗门门把上提了起来。然而周遭的木头已如这座洋馆本身,老旧到不堪站立了,在三人重量所压下不断破裂的洞口,将刹那间无法站稳的天音,卷入了地底黑暗的空间。

 

“天音——!?”

 

猝不及防之下,花酱被奏太冲过去的作用力所撞倒,同样要坠落到暗门之下,重心失去倚靠,气流在身边形成小的气旋,她上仰的视线落在慢了一步,没能成功救援的奏太身上,意识模糊之前,她发觉了一件所有人忽略过去的事情。

 

 

———津岛奏太,这个人类,没有影子..、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是偶像啊!!!!!!!”

 

一直保持可靠形象的幼女八王花实现了理想,并且开始哀嚎。

 

“喂,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,大海原很困扰哎!”

 

虽然旁边的鲨鱼很碍眼,但花酱根本没打算理他的。她使劲抱住眼前的海之魔女,并且尽力使自己不因地心引力的缘故而掉下去。波浪的声音,贝壳的声音,她闻到令人安心的温柔的味道,几近幸福到了哭出来的程度。她抬起头,结结巴巴地对偶像说了几句话。

 

“大海原你、你好,你一直是我的偶像,我的名字是花,姓氏——”

 

“诶诶??”体贴的魔女在一开始的困扰后,本应宽容地拍着这孩子的背,并询问是否哪家走失的孩子。然而在花酱突兀的消失后,鲛吉的声音和她的惊讶化作一体。

 

“不见了!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她听见《月光》。

 

她最喜欢的一首钢琴曲。跳跃,哀伤,音符的台阶,谁的回忆。她常常在放课后,去学校的钢琴教室弹琴,音乐老师给了钥匙。

 

音乐老师给了钥匙。

 

“——满。”

 

弹奏月光的男生,名牌上写着201,花酱看见他沉静的眼神。仪器好像停止运转了,她说不出话来。月光裹着奶浆草的香气,月光挟着她的香气。

 

那个人捧着一束七层兰。她喜欢卷发。漆黑的卷发遮着他的右眼了。仿佛镜面,名牌上写着209,他将花瓣逐渐片片撕裂。

 

遥远传来落寞的闭园钟声,该将沉睡的小连翘,或者说,八王花,献给201。神崎满递上花束,他说:

 

“——生日快乐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——fin.—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奶浆草=七层兰=小连翘,六月二十七号的生日花(?

 

*花花作为火花是失败作,被创造者们抛弃/杀死的少女(??

 

  2018-06-27 2 2